遵义市纪委 遵义市政协 遵义市政府 遵义市人大
今天是: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调查研究
“十三五”遵义“广告牛皮癣”整治研究
  来源: 庞 宏 伟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15日

  “广告牛皮癣”一直是影响遵义市容环境的一个久治不愈的难题,直接影响城市整体美观度而受到市民关注。常见的小广告一般可分为以下二种:一是宣传信息类,主要为提供商品、服务信息。如疏通下水道、修理卷闸门、开锁,回收烟酒、招聘、招租、房屋租赁、培训、寻人、失物招领、物品转让、电器维修、搬家公司、家政服务等,多出现在建筑物外墙、车站、交通护栏、工地工棚、电话亭、户外广告牌、街边绿化树干、电线杆、各类市政设施、街边商铺、卷闸门上甚至地面。二是涉嫌隐藏违法行为的。如办假证、非法游医、高薪招聘及中介公司、应急金融贷款担保等,这类信息的发布者从事的事情涉嫌直接的或间接的违法行为,最近遇到较多的诸如重金求子、麻将扑克千术类小广告,不仅张贴数量多、粘性强、清理难,而且涉嫌欺诈诈骗,要想对此类张贴者从源头清查治理,需要公安等部门的介入配合。 

  一、日常处理的小广告的分类及应对方法 

  (一)无主广告:因地址搬迁等原因,对以前遗留的涂写等,经现场询问查找,无法追查到涂写者的,或虽留有电话,但电话为空号的,能代为清除的,执法人员一般均主动代为清除。不能代为清除的,则移交综合科清理。 

  (二)留有联系方式的。 

  1.留有电话的。先根据电话联系,即通过小广告上所留的电话号码主动联系,让张贴涂写者自动现身,执法人员对其进行教育执法,责令限期清除乱张贴。 

  此种方式虽可称为“钓鱼”,但笔者认为,与钓鱼执法还是有严格区别的。词义解释:“钓鱼执法,英美叫执法圈套(entrapment),是英美法系的专门概念,它和正当防卫等一样,都是当事人无罪免责的理由。从法理上分析,当事人原本没有违法意图,在执法人员的引诱之下,才从事了违法活动。行政执法中的“钓鱼执法”,与刑事侦查中的“诱惑侦查”,或者叫“诱惑取证”类似。但所设之套本身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证据。”笔者们所讲的“钓鱼”,非诱惑取证,只是促使当事人现身,所约见的过程本身并不存在引诱当事人从事违法活动的目的,只是对张贴涂写当事人按程序完成发放限改通知书、责令限期清除这一内容,逾期不清除的,才予以行政处罚。采取此种方式约见的主要是针对服务信息类广告的发布者。(但实际操作中,即使成功令当事人现身,但对违法行为人后续的监督和处罚却缺乏有效的约束保障措施。对乱张贴者要给予时间限期清除,如果张贴者现身后,笔者执法人员向其发放限改通知书,责令限期清除并进行教育,当事人很可能就一去不返,既未按要求限期清除,更无法再次联系查找到本人实施处罚。如果清除时派人员监督,又相应增加了执法时的人力成本。) 

  2.留有地址的:一般执法人员会根据地址进行追查,顺藤摸瓜。此类多为小型加工厂等招聘零时工用,要求限期清除一般都能配合。即使没有限期清除的,再次上门执法进行处罚时,也难度不大。 

  (三)夜间蹲点。 

  张贴人员通常在夜深人静之时才出来张贴广告,和执法人员捉迷藏。一个非法张贴者一晚上张贴的东西往往需要几个执法人员或者保洁人员清理好几天,这种不对等使城管人员处于发现——查处——清理的被动疲惫状态。因此,必要时可有重点地选择易出现乱张贴的路段和地点进行蹲点守候。但由于夜间甚至凌晨时间太晚,又牵制了一定的夜间执法力量,且这种守株待兔式的执法有较大随机性,可能连续几晚也未必等得到张贴者,实际可行性不大。主要也还是针对那些反复违法,经多次教育整改后既不清除又拒不露面、逃避处罚,继续在各处涂写张贴,对市容影响严重、情节恶劣的当事人。 

  (四)巡查并结合数字城管举报。 

  在日常巡查或处理群众、数字城管监督员举报的过程中,及时发现、纠正各类乱张贴行为,使对市容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发现一个,马上拍照取证,及时中止违法行为,责令清理已张贴的广告,并对当事人严肃教育。对拒不配合又想逃避清理的,则按规定进行行政处罚。 

  二、存在问题 

  1.处罚难执行。张贴涂写者中,有些是单位、个人直接对外发布信息,但也有部分是广告主以按日或按一定数量结算的方式,雇请“三无”人员,也有部分未成年人进行张贴涂写。执法人员即使抓到了张贴者或涂写者,也很难查到背后真正的组织者,只能进行教育并责令清除。有些违法行为自然人,身上不带分文,或未接受过任何文化教育连自己名字都无法清楚告知,又无任何有效证件可查明、证实身份,对他们,也只能在教育要求清除过后放人。 

  2.需要形成部门合力。目前,对乱张贴乱涂写的执法由负责,清除则由综合科监督管理。但仅靠城管一个部门的力量,公安、工商、劳动监察等部门很少介入,要想对一些张贴涂写背后隐藏的违法犯罪行为彻底取缔根治是很难实现的。如果想顺势揪出后台老板,查抄造假证、刻假章的老窝,就必须由公安部门出面,依据《刑法》的规定办理。有些文印社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印,印刷品管理中存在的漏洞也为“牛皮癣”的蔓延提供了条件,这就需要工商部门加强对小型广告印刷厂的日常监管。对非法招工带有诈骗性质的广告,劳动监察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要介入。许多群众和一些部门认为:治理“牛皮癣”就是城管的事,而没有形成部门间、全社会的协作合力,这些都是造成乱张贴、乱涂写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建议 

  1.引入科技治理手段。争取通讯部门的配合和支持,在与电信部门数字城管合作的基础上,深化合作内容,对乱张贴中标明的电信号码采取行政强制措施,引进“快迅响应监控系统”、城市管理语音追呼停机系统、短消息提示扣费系统等外省市的经验做法,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对遵义范围内属于中国电信的“违法号码”停机、对遵义范围内属于移动或联通的“违法号码”短信扣费、对遵义范围外的“违法号码”进行追呼的强制措施,全面提高执法效能。 

  在此,有一利也有一弊。一利在于:乱张贴广告中,大都使用移动手机充值卡号码来联系,以前这些通信工具号码入网容易,不需办理任何手续,如果被作停机处理,违章者根本不会前来接受处理,他们只需更换一个50元或100元的号码或一个卡继续使用。因此停机、追呼处罚效果不明显 

  而一弊在于:这个系统需要保持一定的人员上街巡查、有足够的取证设备,包括现场拍照、录音核实所获取的信息能证明其违法行为的存在、张贴内容与号码相符、及时准确地将数据录入数据库等,并且要有电信部门的密切配合。完成这一系列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且对适用对象要严格控制,严格按程序操作,防止滥用。电话核实、电话录音,又是一笔成本,与各通讯部门的合作平台建设与具体输入、流转、共享事宜,需要政府牵头协调。完成这个系统在人、财、物及相应管理方面也是一项需要长期投入和评估的工程。 

  2.联席会议联合执法。加强部门协作,建立由城管、公安、工商、劳监、电信,移动、联通等多个部门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政府牵头,组建联合执法队伍,合力打击城市“牛皮癣”这一顽疾。“牛皮癣”屡禁不止的关键原因是没有从源头上进行根治。仅靠保洁公司清理既被动又费力;仅靠城管“守株待兔”,也不是根本办法,特别是对带有犯罪、欺骗性质的广告,公安部门要主动介入。因此,要进行专项综合整治,调动公安、工商、劳监、电信,移动、联通等单位和部门的力量,密切配合,共同行动。同时,充分发挥数字城管平台、公安或其他小区监控系统的监控取证作用,建立110联动机制,及时发现并抓获乱张贴、乱涂写者,一定程度上也可缓解人手少,取证难的现状。 

  另外,根据在公交站、电话亭等道路固定设施、商业旺区、居民住宅周边等场点乱张贴、乱涂写较为严重的特点,由城管部门与电信、交通、供电、供水部门以及物业管理等单位签订责任书,要求其切实担负起清理各自设施、范围内小广告的管理责任,督促产权单位做好日常清洁和维护,把“谁的设施,谁来维护”的责任真正落到实处。 

  3.坚持开展有力宣传。 现在市民的整体环境卫生意识有了很大提高,但与先进城市市容的高要求和市民的高素质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许多临街店铺的门前三包并未真正有效落实。因为乱张贴、乱涂写随时、随地都可实施,城管部门就是有再多执法人员上路巡查,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制止违法行为。所以还是要继续坚持群策群力措施,充分调动社会力量治理乱张贴。广泛开展宣传、组织党员和城管志愿者上街,义务清除“牛皮癣”,带头实践,引导市民自觉抵制乱张贴、乱涂写,敢于制止、及时举报这种违法行为,努力把遵义打造成干净、优美、舒适的卫生文明城市。 

  4.合理设置疏导点。乱张贴乱涂写之所以要严格管理取缔,关键还是因为一“乱”字,其张贴、涂写的地点不恰当,影响了市容和城市形象。因此,合理设置疏导点,引导大家正确发布商品服务信息就成为必要。在物业公司不能提供完善服务的小区,如早期兴建的居民住宅区等,不光在社区公共位置,而且在每个楼道口都统一规划设置免费信息发布栏。但在中心商业区和人流量比较大的路段,除了大型广告牌,小型的信息发布点还比较欠缺。建议在人流量集中的区域,借鉴先进城市经验,设置一定数量的免费信息取阅栏,引导需要发布信息的单位和个人将信息统一放置在信息取阅栏内,使需要信息的人可以方便地在固定的地点取阅,既杜绝发布者乱张贴、乱涂写、沿街派放等行为,又便于管理。在不影响市容市貌的前提下,还可在部分单位、建筑工地等地开辟一批公用广告栏,用于张贴合法广告。 

  乱张贴乱涂写,其实只是广告发布的一种不恰当形式,其目的是传播信息,满足信息供求。如何科学设置、如何有效管理、如何与城市发展建设相融合,在顺畅信息沟通的同时维护好城市秩序,笔者想,只有从本质上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认识,才能彻底有效地根治这一问题。